赤羽櫻

[赤安]我是你的誰

*繼續放颱風假所以很嗨w
*我對赤安的想法
*無劇情
*全程降谷零的內心自問自答(?
*某部分私設

在結束了三天的公安加班後,天色黑得如宇宙,深不見底般,降谷拖著一身疲憊的身體回到了住處,已經無力思考現在的時間,鞋子凌亂的散落在玄關,來不及走到房間降谷已經一把倒在柔軟的沙發中了,他將久未閉上的眼瞼慢慢合起,細細地想著一些事情.......

他有著三個不同的身分,公安裡被大家景仰的能幹上司名叫降谷零,在白羅咖啡廳裡彷彿是鄰家大哥哥般的安室透,在組織裡洞察力,機動能力屈指可數的波本....
每一個身份都構成了現在的自己,而他的生命中也有一個不可缺少的男人---赤井秀一,
降谷對他的感覺說不清楚,如處在幽靜森林中的一場大霧,伸出手,卻感覺不到五指的存在,眼前若隱若現的景色,讓人無法捉摸。有時對赤井真的憤怒到可以一槍斃了他,但時而透露出的溫柔卻又讓降谷不知如何下手,真是個狡猾的男人啊!降谷的嘴角仰起了些微的弧度,像是嘲諷自己般輕笑著。
他可能是喜歡赤井的,但是有些高傲的個性讓他不太想承認,和赤井在組織裡一起共事時,常常可以看到他有意無意地拿著手機翻看著簡訊,降谷知道那是他女朋友生前傳給他的最後一封簡訊,一想到這邊,降谷閉起的眼瞼又微微縮緊了一點,心中像是被某種東西堵起來般,覺得呼吸困難,會莫名地心塞...也許在組織時降谷就已經無自覺地喜歡上赤井了吧。
過幾年後他才發覺他那時其實是嫉妒宮野明美的,嫉妒他可以理所當然的和赤井在一起,嫉妒他可以和赤井肩並肩地像普通情侶般走在街上,嫉妒他有著降谷沒有的親人,朋友,伴侶...是的,降谷清楚知道赤井愛過明美,是發自內心的, 降谷在蘇格蘭之死後悲痛蓋過了一切對赤井的情愛,讓他沒有時間思考那些瑣事,但隨著時間的流逝,衝淡了那些悲恨情仇,讓降谷有多餘的空間思考他和赤井的真正感情.....
微弱的光線透露進屋裡的地板,降谷微微地睜開眼睛,才發覺是早上了,他昨晚彷彿是做了夢,回想著赤井和自己的往事,房裡很安靜,安靜的有些鬼異,他微微的張開有些乾裂的嘴唇,"赤井...",猶豫了一下又繼續開口,"我到底..是你的誰..."空無一人的房間,在話語中彷彿能聽出無限的思緒.....

後:因為跟人家賭了放假就來寫文www其實想寫這個很久了,但文筆渣渣的,看了很多赤安的文,這大概就是我自己對他們的想法吧!感覺兩個人都有點小傲嬌,都不太敢承認自己與對方的感情,看到赤井其實愛過明美那邊莫名心塞啊qwqqq,最近在看異次元的狙擊手,最後一幕的貓哥真的有給我帥到/// 謝謝你看到這邊,期待下次的颱風假(誤
**歡迎留言&批評 我都會回覆哦www邊緣人閒著沒事幹w








米優 [我,只需要你]

*囚禁梗
*OOC(?
*放颱風假太開心了w
*歡迎留言

空礦的房間,房間只有單調的水泥,甚至連油漆都沒有塗上,就像個臨時的小屋似的,家具擺設的太過於整齊,沒有人在居住的感覺,"嗚..."躺在床上的人用乾澀的嘴巴發出微弱氣聲,明顯就是一副剛起床的樣子,小優微微地動了眼皮,隨後睜開如藏在森林般的青碧色湖泊,深不見底,不知不覺把人吸引進去的眼睛,習慣性地在床上伸了懶腰,",喀喨"清脆的金屬碰撞聲響徹了整個房間,安靜的恐怖
"嘖"小優看了一眼右手腕上些微生繡的手銬,牢牢地銬在床頭的金屬條上,即使是接受過訓練的自己,也無法將他破壞掉,被手銬遮住的手腕有著明顯的紫黑色痕跡,看起來是劇烈掙扎過了,而且是四,五天前的事,

米迦在一次和吸血鬼的大混戰中發現了昏迷在一旁的小優,就毫不猶豫地將他帶回這個米迦特別向克魯魯申請的小屋,畢竟他在吸血鬼中戰鬥力也算頗強的,這點要求大家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, 小優回億起幾天前發生的事,真恨自己那時候為什麼不是醒著的,小優被米迦帶回來後,再一次醒來自己已被銬在床上了,雖然也試著逃跑過..但米迦總是能看透他的行動般,在門口等著這隻自己跳到陷阱的小白兔,當然,被米迦發現自己要逃跑後,那晚是絕對不會好過的,小優到現在仍能清楚想起米迦是怎麼用手指擴張,怎麼用他的壯碩頂撞小優的後面,怎麼將小優累到直接昏在他的懷裡.......一想到這邊小優的臉頰泛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。
"喀嚓"門把被轉開了 米迦走進房裡,純白的披風有著半乾的血漬,紅色中帶點黑,這是小優最討厭的顏色,"我回來了"帶有磁性的聲音傳進小優的耳裡,米迦大步走向床邊,試圖將小優摟進懷裡,卻被小優一腳踹向肚子,純白的衣服有著淡淡的腳痕,"你...今天殺了多少人..."在小優被囚禁在房裡的同時,人類和吸血鬼的戰爭仍在持續著,小優卻無能為力,只能看著自己的同伴一個個離開,這是他最恨的事。
"這些事小優不需要知道哦"米迦以寵溺的聲音說著,臉上的笑容很鬼異,但眼神很溫柔,溫柔的很恐怖... 小優和米迦相處的這幾天發現,和米迦爭吵根本是沒用的事,不管你拳打腳踢或者是用多惡毒的話駡他,米迦依舊無動於衷。所以小優放棄和他爭吵,將體力花在思考如何逃脫這裡和同伴會合,但是小優根本不知道這裡是哪裡,雖然是被囚禁著,但是米迦卻把他照顧的和平常的生活一樣,唯一不同的是....米迦從不讓他外出,他根本無從得知這裡是哪裡。
米迦將他的披風丟在一旁的椅子上,隨後又走到床邊,將小優摟入自己的懷裡,這次小優沒有抵抗,因為那沒有用...,小優緩緩地開口"米迦...你變了..",米迦還是抱著小優 "都過這麼多年了,誰沒有變呢?"米迦笑著說,他的眼神變得空洞了,不再是以前天真的小孩,米迦說"我知道小優有很多的同伴,很想見到他們"抱著小優的力道加緊了一些,"但是我什麼都不要,我只要小優就好了","......"小優不說話,他知道米迦變了,變得自私了,變得不相信人類了,變得眼裡只有他一人了....
今天..小優依舊在想著兩件事
如何逃離這裡?
如何讓米迦恢復原狀?,

後記:這個米迦被我寫的好病wwwww一整個壞掉了w 我覺得小優對米迦一定有著朋友以上的感情,但只是自己有沒有發現而已,看漫畫真的看到很心塞qwqqq 今天..仍為了推廣米優而活www 希望你喜歡這篇文 謝謝觀看qwq  可以留言給我哦 每個都會回qwq
\米優/\米優/\米優/\米優/\米優/\米優/\米優/

[赤安] 日常梗 同居設定

清爽的夏夜裡傳來一聲“我回來了”,木門被開啟的聲音,男人揹著一個厚重的袋子走進來,穿過鋪著木板的走廊,隨即看到一個身材不算矮,皮膚黑中帶點蜜色的男性站在廚房.

這個家不算大,客廳有一個舒適的沙發,沒有太多的裝飾搭配著木紋的顏色,讓人感到很安心,家裡的每樣東西都是雙雙成對的,牙刷,杯子,毛巾……. 看得出有人居住的樣子.

“終於回來了嗎,FBI”安室透說著,他背對著赤井,在流理臺前煮飯,

”今天吃義大利麵”安室邊說邊踮起腳尖從上面的櫃子上拿出兩個純白的盤子,

而赤井則將背上的袋子放在地上,走近餐桌,將椅子拉開,坐下.安室從廚房走出順道將義大利麵拿出,並擺在餐桌上,自己也拉開椅子坐下,在吃飯過程中兩人有笑有談,講一些今天發生的趣事之類的.吃完飯安室將盤子拿到水槽並打開水龍頭開始洗碗.赤井起身,走了過來,站在安室的身旁說”我今天拿到了兩天的休假”,安室說“喔那還真是恭…..”,話還沒說完,右手臂就被赤井一扯,赤井靠近他的耳朵,吐出的氣息是溫熱的,”所以..今晚要不要跟我一起forgive呢”,赤井壞笑著說,用彷彿狩獵般的眼神盯著安室,安室臉一陣脹紅,隨即反應過來,將手中洗好的碗盤放在一旁,迅速將腳抬起,像是劃破風一般,朝男人的肚子踢去,但赤井像早就預測好一樣用手從容地接下那一記迴旋踢“開開玩笑嘛”,赤井用輕佻的語氣說著,安室將腳收回,心裡想著”你剛剛的眼神100%是認真的阿渾蛋”.

11:30p.m. 安室以慵懶的姿勢倒在沙發,拿著電視遙控器有意無意地轉著新聞,

赤井則坐在旁邊讓他靠著,邊細心地擦拭著自己的槍,大約過了半小時,赤井聽到規律的呼吸聲,轉頭一看,旁邊的人竟然睡著了,赤井苦笑了一下,把手中的槍輕輕放下,怕吵醒他似的,將安室橫抱起來,走進臥室,將他放在床上,安室迷迷糊糊地動了一下,調整好位置後,就睡著了,赤井在他額頭上落下輕如花瓣般的吻,

他甜蜜的笑了笑,並小聲地說“祝好夢,零”.

這是去電影二刷後腦洞太大的文w 寫的很渣 歡迎批評 明天要去CWT!!!!!(期待

這是我一直想吐嘈的點 沒有人覺得中也是Ω嗎(腦洞大
脖子上的裝飾品是為了不讓自己隨便被標記之類的w
附上萌萌的啾亞